第五百一十五章 大寒

郑重骑士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小渣渣xiaozhazha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第二十周的实践类考试乏善可陈。

郑清觉得自己能够在大部分考核中拿到不错的成绩,除了炼金术——考生被要求使用着名炼金师阿切尔发明的火棉胶留影术,为他们之前炼制的合成兽拍摄一张清晰的照片。

这种留影术需要把一层火棉胶均匀涂在玻璃底版上,然后立即浸入硝酸银溶液中增强底版的感光度,因为火棉胶越干燥感光度就越低,所以必须在玻璃板上的火棉胶未干之前,把湿漉漉的玻璃底版装进相机里进行曝光,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分钟,如果底片在干燥前没能成功拍摄成功,就无法显形与定影了。

郑清在拍摄的时候,他炼制的那头合成兽突然狂躁了一下,惹得他手忙脚乱,导致最后曝光时玻璃底片上的硝酸银溶液只剩下澹澹的一抹湿意。

不出意料,最后他拍摄出来的照片不够成功,只能看到那头合成兽模湖的轮廓。

这件事让年轻公费生耿耿于怀。

直到一月十八日,也就是大寒这一天,这学期的所有考试都结束了,大部分学生已经打包回家,在宥罪猎队全体成员去流浪吧聚会时,郑清仍旧对这场考试念念不忘。

“我真傻,真的。”

宥罪猎队的队长大人举起一杯温过的青蜂儿,与张季信碰了碰,没精打采的叹了口气:“我单知道曝光的时候合成兽受到光线刺激会发狂,却忘了多加一道软腿咒,结果被它挣脱了束缚咒……等我再把它捆起来,玻璃底版上的魔法药水都快干了……整个考场,就走脱了我那一头合成兽……我已经快成公费生里的笑话了……”

这番话,宥罪的年轻巫师们听了没有一百遍也有八十遍了。

“想开点!”

红脸膛男巫灌了几瓶海妖朗姆,嘴唇与舌头已经变成了深蓝色,脸色也变成了酱紫,听到郑清抱怨后,他挥舞着宽大的巴掌,砰砰砰,似乎要把年轻公费生硬生生拍进吧台里:“你应该换个角度……比如,其他人调制的合成兽都没有你那头强大!这么一想,是不是就开心了啊?……为了能挣脱束缚咒的合成兽……干杯!”

咕都咕都!

不待郑清从吧台上爬起身,张大长老便仰着脖子干掉了他手中那半瓶海妖朗姆,然后他的脸色愈发酱紫,整个人似乎都笼罩在一层蓝汪汪的荧光中,远远望去,仿佛辛胖子的远亲。

就在郑清脑海闪过这个念头时。

辛胖子肥硕的身影艰难的挤进他与张季信之间,郑清注意到他的胸口别了一朵骚气的紫色玫瑰花。

“琳达真的说要来?”胖巫师有些焦躁的扯了扯衣领,语气带了几分不安:“有没有可能你记错时间……”

“梅林在上,谁会在酒吧里穿这种礼袍…别人会以为你打算去参加舞会……知道吗?你现在看上去像是一个罗马尼亚来的吸血鬼!”张季信弹了弹胖巫师胸口那朵紫色玫瑰花,哈哈大笑起来。

光滑的礼袍面料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神秘的色彩,单从款式与面料来判断,这件袍子应该花了胖巫师不少金子。

【目前用下来,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,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,超100种音色,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,huanyuanapp.com换源App】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